广西头条  >   军事  >  正文

中国资本涌向澳大利亚 一个财年投入1901亿元人民币

评论

原标题:中国资本涌向澳大利亚后:融合、繁荣、猜疑与希望

马修·凯利(Matthew Kailis)把他极为珍视的两张照片挂在公司会议室里。黑白的一张五人全家福拍摄于20世纪初,马修的祖父那时还是个刚移民到澳大利亚的小孩子,后来在珀斯开了一家水产店,成了这座家族企业的奠基人。

彩色的一张则拍摄于2016年,马修年迈的父亲坐在轮椅上,在一大群同事的簇拥下,笑容灿烂地庆祝这家已成为澳大利亚主要海鲜生产商的公司成立90周年。马修和儿子在他身边,与来自中国的商业伙伴并肩而立。

凯利兄弟集团的前身,1926年成立的凯利斯父子水产店。采访对象供图

凯利兄弟集团的前身,1926年成立的凯利斯父子水产店。采访对象供图

马修对家族奋斗史津津乐道,但这并不妨碍他把视线投向中国。2016年,凯利家族的多个公司在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下合并为KB集团,联想控股持股90%,KB集团持股10%,马修任首席执行官。

正像许多其他接受中国投资的老牌澳大利亚企业高管一样,在谈及未来的愿景时,马修眼中充满了对亚洲市场的期望。

据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的数据,在2016-2017财年,中国向澳大利亚提议的投资金额达到389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901亿元)、项目共计9714起,高于美国对澳提议的265亿澳元。截至2017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总投资已达到10年前的近8倍,投资领域也从能源和资源扩大到了农业、新能源、旅游、法律服务、医疗、基础设施等领域。

“我坚定地认为,中澳贸易和投资关系是双方相互以及共同对维护地区和平、繁荣和稳定所做承诺的关键部分。”6月,澳大利亚投资与贸易部长乔博(Steven Ciobo)在堪培拉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等到访的中国媒体如此说道。

然而,中澳关系近期的吃紧显然给双方的投资和贸易蒙上了阴影。毕马威公司与悉尼大学在6月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尽管中国投资者整体认为澳大利亚的投资环境较其他许多国家更为安全,但由于澳大利亚对中国政治影响的指控等问题,只有35%的中国企业在2017年感到自己在澳投资受到欢迎,低于2014年的52%。

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全国首席执行官海伦·索扎克(Helen Sawczak)也在采访中表达了对澳大利亚部分官员及媒体渲染中国威胁的担忧,认为这将对消费者和投资者造成损失。她表示,需要有更多澳大利亚的高级官员访问中国,沟通理解对方的优先目标。

“世界的权力中心已从欧洲转移到了美国,再转移到了亚洲,所有国家都需要适应这一变化,”她说,“对澳大利亚来说,中国是它第一个有着截然不同的文化的最大贸易伙伴。”

中资到来促进增长,未造成激烈“文化冲突”

昆丁·莫克西(Quentin Moxey)听不懂中国合作伙伴讲的中文,但通过翻译,他懂得了对方的全球愿景。在中国投资者到来前,这座四代人辛勤经营的奶牛牧场主要为澳大利亚市场提供鲜奶,而随着如今产能的增长和市场的打开,大量亚洲消费者的需求让昆丁充满了希望。

昆丁在2016年第一次到访中国。震惊他的不只是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西方化的消费品味和跳跃式发展的通讯科技。“你很快就会发现,中国人想和我们享有同样的产品,”他说,“澳大利亚不会喂饱中国乃至整个世界,但我们可以为高端市场提供一些高质量的产品。”

2015年,新希望联合昆丁所在的莫克西(Moxey)家族、佩里奇(Perich)家族和澳大利亚自由食品集团,收购了莫克西牧场,合资成立了澳大利亚鲜奶控股有限公司。昆丁介绍说,此前莫克西牧场的产量约为5000万升,今年会达到8500万升,预计将于1年内达到1亿升。

澎湃新闻记者在牧场中看到,出生不到8周的小牛零散地在棚中休憩,不时有小牛走向自动喂奶的机器,扫描身上的标签后伸头喝了起来,每只小牛每天喝奶的剂量都受到了严格的监控。而在另一处大棚里,已经长大的约300头奶牛排列有序,依次登上旋转的圆盘接受自动挤奶,环绕一圈后顺从地离开。而在不远处,针对不同年龄的牛棚、新的挤奶设施,以及循环利用资源的设施还在建设中。

莫克西牧场的自动挤奶设备。澎湃新闻记者薛雍乐图

莫克西牧场的自动挤奶设备。澎湃新闻记者薛雍乐图

尽管中国的投资使生产变得更为忙碌,但在当地员工眼中,这并未打破牧场原有的安宁。一名从矿业转向奶业的员工告诉澎湃新闻,自己之所以决定转行,是想从事一件人们真正在乎、并且自己想努力把它做好的工作。虽然他主要在办公室工作,但在闲暇时分,他仍会不时来看看奶牛,“和它们说说话”。

上海广泽股份携财团于2017年收购的布朗(Brownes)乳业也经历了从老牌当地企业向国际化公司蜕变的过程。布朗乳业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格尔基斯(Tony Girgis)介绍说,建立于1886年的布朗乳业是几代澳大利亚人难忘的童年回忆,就像美国的可口可乐一样,许多尤其是住在澳大利亚西部的孩子从小喝着布朗乳业的牛奶长大,上世纪80-90年代,该公司又增加了冰淇淋业务。

在乳业寒流中严重受挫的布朗乳业在2017年被广泽股份所率财团收购,目前正在逐步增加对中国的出口。格尔基斯认为,中国投资者的介入并未给其造成激烈的“文化冲突”,因为中方对澳方现有的经营团队印象深刻,澳方也得益于中方的长远眼光。

历史悠久的布朗乳业。澎湃新闻记者薛雍乐图

历史悠久的布朗乳业。澎湃新闻记者薛雍乐图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热图聚焦
精彩视频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广西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广西头条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3131918090@qq.com

联系我们|guangxitoutiao.cc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备案号